E知音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65|回复: 0

Waves揭秘Maroon 5新专辑制作幕后

[复制链接]

407

主题

431

帖子

419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195
发表于 2019-5-30 09:2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producing-maroon5-noah-passovoy.jpg

制作人、工程师、混音师Noah “Mailbox” Passovoy曾为Katy Perry、Taylor Swift和Charli XCX等音乐人操刀作品。这次,他与Waves讨论了Maroon 5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《Red Pill Blues》,并对专辑制作和热门单曲打造提供了宝贵的见解。

作者:David Ampong, Waves Audio

对于唱片制作人在录音棚的本事,你可以选择相信一切你想相信的。要么你就选颗红色药丸:“当你做一张唱片时,作为制作人,很多时候你的工作都超出了录音室里的一般工作范畴。你需要坐好坐稳,让一切自然发生,别去想太多,”Noah “Mailbox” Passovoy说道。在Maroon 5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《Red Pill Blues》中,我们有机会看到这里面的“兔子洞”有多深。

Noah,《Red Pill Blues》这张专辑真是非常极简主义和电气化,与Maroon 5的典型声音大相径庭。你是如何将极简风格在声音方面最大化的?

我觉得这张专辑的制作是自然而然地朝着极简方向发展的。你知道现如今很多唱片制作得都很好,但是它们的那种“极简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《Red Pill Blues》绝对拥有极简主义的声音,但实际上并不简单。不仅仅是关于填补空间的问题,更多的还是围绕着一个核心想法。

你在分层中做出的声音选择非常之重要。例如,开场曲目《Best 4 U》上的贝斯是四五层不同的真弹和合成器贝斯的组合;每个声音都发挥着作用,共同支撑一个简单想法。我在这首曲目上使用了CLA-76插件将所有这些贝斯部分结合在一起。


cla-76-compressor-limiter-bluey.jpg

Adam Levine的歌声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动态范围——从低音调的“胸声”到假声/“头声”,转换非常快。你是如何控制混音中人声的动态的?

Adam是一位了不起的歌手,为每首歌曲都付出了很多。他还在演唱的乐句之间提供了许多有节奏性人声,以便突出特定的词句。

如果人声在某个地方共鸣过多,我经常不得不介入做一些EQ自动化。在这里,我在他的人声上使用了C6 Multiband Compressor多段压缩插件,来处理问题频率。这就容易得多了,找到任何刺耳的声音,让它们在必要时稍微退后。


c6-multiband-compressor.jpg

在同SZA合作的《What Lovers Do》那首歌里的“Say, say, say—hey, hey now...”那句,你是如何对人声进行移调、滤波和延迟效果处理的?

最开始的那些人声效果实际上采样于Neiked和Dyo的歌曲《Sexual》。你能听见OneKnob Filter滤波器。在Adam和SZA的人声中,为了做延迟投掷,我使用了H-Delay;你就拥有了高通和低通滤波器,在反复时很容易获得那种空间感。然后调整反馈,让反复在需要时衰减下去。

1.jpg

对于人声,我喜欢使用H-Delay让单声道变立体声。在Pro Tools里,我将它放在双单声道或多单声道的轨道上。然后将一侧完全设置成干声,另一侧则完全是湿声并对它进行延迟。出于某种原因,我通常喜欢用19毫秒的设置。我会用一些音调变化,然后对它做一点调制。这可能是错误的,因为很显然,这会产生一些单声道兼容性问题。但无论怎样,这一直是我创造假立体声的首选招术。

《Bet My Heart》将Adam Levine的精致声音与原声吉他结合在一起,还有一些非常宏大且有冲击力的鼓和打击乐器。你是如何为一首歌选择正确的鼓声或打击乐元素的呢?

关键点是,不要过度使用。你制作的唱片越多,什么是正确声音就越发显而易见。像Maroon 5这样的乐队,你有Matt Flynn,一位出色的鼓手。了解现代和经典的鼓声非常重要。现代歌曲中不一定非要有摇滚套鼓,因此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创造性地寻找方法让鼓声能融入这首歌。

寻找声音是一个过程,但说实话,这首歌里,鼓编程和真实鼓声可能是旗鼓相当的。有时候我会对鼓采样或循环做声调变化或时值拉伸,SoundShifter插件就是我的首选,尤其适用于鼓。它听起来很棒,大部分音调和时间调整插件都不是它的对手。我可以用它来提升几个音分,让声音调到音乐所需的位置。
soundshifter-graphic.jpg
我知道你经常会听人灌输一个理念,就是:对于任何声音——永远不要单独听,要听一起的效果总和!这是一种理念,至少对我来说还是,我还在挣扎。因为当你听到了鼓声本身,就会希望它大而有力。这可能是你对完美地鼓的想法,但是当你在歌曲中听它时,它根本就不对路。其他时候,你听一首歌,听到地鼓,会觉得:“哇,这个地鼓的声音太棒了!完美的地鼓。”然后你单独再听它,听起来就像垃圾。

最后一首歌曲《Closure》以一种不那么突兀的美妙方式结束了专辑。这首歌是怎么处理的?

《Closure》是我与Phil Paul共同制作的一首歌,他棒极了。他还联合制作并创作了《Bet My Heart》和《Cold》。因为乐队成员都是如此优秀的乐手,所以这首歌是个机会让他们真正地施展、演奏,而不仅限于三分钟的时长。

一天晚上,Adam Levine有个非常诗意的想法,说“真的想让专辑的结束有种完满感”!他就让我们赶紧试试看,即兴走起来。基本上我们就是这样做的。整个乐队都进来,现场演奏,只是为了这个小想法。我们录了很多条,把它接在一起,听起来就像一场现场即兴。Adam说的没错,你在现在的唱片上真难听见还有这么干的了。这真是很酷的一首。

无标题文档

全功能商业版音乐制作Cubase Pro 10

萨伽 SAGA SF700C 41寸亚光单板 全功能教育版音乐制作Cubase Pro 10 卡马 A1C40寸 /D1C41 亚光缺角 红棉D118AC/G118AC 亚光缺角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E知音

GMT+8, 2019-10-23 05:40 , Processed in 0.157938 second(s), 8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